在行政确认或司法审判实践中,如何确定专利保护的范围,从理论到实践都有不同的观点和做法。但是,随着《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侵权纠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颁布实施,这一问题不再是专利侵权认定的难题。分析如下:

1、 发明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根据权利要求书的内容确定,并根据权利要求书中所用词语的含义理解

在专利侵权的认定中,往往涉及到专利保护范围的确定,以确定被侵权技术是否侵犯了专利权。针对这一问题,现行专利法及配套法律法规,结合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明确:

2、 与说明书和附图记载的功能或者效果所必需的技术特征相比,说明书和附图可以用来说明专利权的内容,但不需要或者应当根据具体情况确定

在认定专利侵权时,如果涉及的发明专利请求中有功能特征描述的内容,以及如何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先后有不同的理解和司法实践:一种观点认为,对于权利要求书中按功能或效果描述的技术特征,应当结合说明书和附图中所描述的功能或效果的具体事实,确定实施方式及其等效的实施方式技术特征的内容。如《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侵权纠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以下简称“解释(一)”,对权利要求书的功能特征进行了说明,规定:“对于权利要求书中以功能或者效果表示的技术特征,人民法院应当结合说明书和附图所描述的技术特征,确定具体的功能或者效果的实现方式及其等效的实现方式。但是,最近的司法解释改变了这种做法。另一种观点是,以功能或效果表示的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不一定需要通过结合说明书和附图描述功能或效果的具体实施例及其等效实施例来确定,除非本领域技术人员不能通过对比说明书记载的实现前款所述功能或效果所必需的技术特征,直接、明确地确定通过阅读权利要求来实现所述功能或效果的具体实施例,并且附图中,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相应技术特征是以基本相同的方式实现相同的功能和效果,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在具备相应的技术特征和功能时,无需创造性劳动即可与被诉侵权相关联特征被标识为相同或等效。如《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侵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以下简称“二”),权利要求中对功能特征的具体解释规定如下:“功能特征是指结构、部件、步骤、条件或者它们之间的关系等。,通过其在发明创造中起着重要作用的是限定其功能或效果的技术特征,但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仅通过阅读权利要求就可以直接明确地确定实现上述功能或效果的具体实现方式的除外。与说明书及其附图记载的实现前款所述功能或效果所必需的技术特征相比,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相应技术特征是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相同的功能和效果,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在被诉侵权发生时无需创造性劳动即可联想到相同的功能和效果。人民法院应当认定相应的技术特征和功能特征相同或者相当”。这一理解正是司法解释所应具备的。

与解释(2)和解释(1)相比,不难发现更积极的意义如下:

《解释(二)》第八条明确规定,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通过阅读权利要求,可以直接、清楚地确定具体实施方式的功能特征,实现上述功能或者效果,并且不需要将其作为功能特征与说明书中提及的具体实施例进行比较,因此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只能对实现上述功能或效果的具体实现方式使用读取权限,利益要求一词可以理解为相关技术领域常用的含义。

一般来说,专利申请人之所以将权利要求书中的技术方案限定为具有功能或者效果的特征,是因为除了实现该功能或者效果所必需的技术特征外,在具体实施例中不方便逐一描述一些技术内容。但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在阅读了说明书记载的必要的技术特征和需要实现的功能或者需要达到的效果后,可以理解,一些实现功能或实现效果的具体实施例可以与被控侵权的技术方案进行比较,但是,专利权人在说明书或者权利要求书中记载的功能或者效果的实现,不必注意必要的技术特征,而是可以实现的,有必要将其与一些不便于编写的具体实现方法或者不方便详尽地写出来。这是不可避免的,他们中的一些人愿意牺牲自己的资源。说明(2)限定了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仅通过阅读权利要求书而未直接明确确定的用于实现上述功能或效果的具体实施例的功能特征,并且在确定用于实现上述功能或效果的具体实施例的问题上,与被起诉侵权技术方案的技术特征相比较,确定被起诉侵权技术方案的相应技术特征是否以基本相同的方式实现相同的功能和达到相同的效果,是实现上述功能或效果所必不可少的。如果被起诉的侵权行为发生时,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没有创造性的努力就可以将其关联起来,人民法院将通过这种方式确定相应的技术特征与功能特征相类似,对权利要求的解释就可以更加准确。

3、 在确定发明专利的权利要求特征的内容时,应当遵循合理解释的原则

在认定专利侵权时,如果认为权利要求书的特征内容与说明书和附图的解释不一致,如何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对于这个问题,解释(一)是“第二条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权利要求的记载,确定专利法第五十九条规定的权利要求的内容,结合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在阅读说明书和附图后对权利要求的理解。根据该解决方案,当权利要求书的内容与对组合说明书和附图的理解不一致时,有利用说明书和附图的特征来定义权利要求书的特征内容的思想。

然而,专利法的立法意图并不相同。根据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权利要求书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和附图可以用来说明索赔的内容。也就是说,当权利要求书的内容与说明书及其附图的理解不一致时,不包含说明书及其附图的特征界定权利要求书的特征内容的含义。

因此,《解释(二)》和近期的专利行政审判实践不仅符合专利保护法定范围的原则,而且确立了权利要求保护范围的“合理解释原则”。例如,2015年,人民法院在《刑体字第17号判决(2014)》中首次引入了“合理解释原则”,并将其确立为授权确认程序中债权解释的基本原则。法院在判决书中写道:“一般来说,在专利授权确认过程中,对权利要求的解释采用最合理解释的原则,即以权利要求的书面记载为基础,结合对说明书的理解,对权利要求作出最广泛、最合理的解释。”人民法院对最合理解释的原则进一步解释为:“如果说明书没有具体界定权利要求条款的含义,原则上是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在阅读本领域的技术说明书后能够理解的一般含义应当采用权利要求书、说明书和附图,尽量使用说明书或者审查文件,避免对条款的不适当限制。”这一原则也适用于专利侵权的行政或者司法认定。

当然,如果被告侵权人有证据证明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明显超出专利说明书和附图可以概括的特征范围,从而动摇了本案涉及的发明的新颖性、创造性等取得专利权的法律条件,不影响被告侵权人通过专利无效宣告程序获得救济。但是,本救济程序不影响上述认定发明专利侵权的原则。